国产亚洲综合久久系列|久久天堂夜夜一本婷婷|久久9热re这里只有精品6| 亚洲男人的天堂无码久久

<track id="694ac"></track>
    <menuitem id="694ac"><dfn id="694ac"></dfn></menuitem>
      <track id="694ac"><div id="694ac"></div></track>

        <track id="694ac"></track>
      1. <tbody id="694ac"></tbody>
        <track id="694ac"><span id="694ac"></span></track>

        <bdo id="694ac"></bdo>

        <bdo id="694ac"><optgroup id="694ac"><dd id="694ac"></dd></optgroup></bdo>
        <track id="694ac"></track>
        <track id="694ac"></track>
        1. <tbody id="694ac"></tbody>

          <tbody id="694ac"></tbody>
            <track id="694ac"><span id="694ac"></span></track>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高質量發展產業調研】孵化未來

            2022年09月19日 04:50   來源:經濟日報   

              圖為位于上海浦東的創徒叢林大樓。 (資料圖片)

              當今世界充滿挑戰:經濟復蘇艱難曲折,國際關系錯綜復雜,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當今世界也充滿機遇:全球科創格局正在經歷新一輪重塑,全球科創中心正逐步向東轉移。

              創新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創新發展,多次強調,要加速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使創新成為統籌經濟發展和綠色轉型的有力支撐。

              創新驅動發展,科技引領未來。在科技創新創業中,孵化器發揮著“孵化夢想、成就未來”的重要作用。目前,中國科技創業孵化機構已經超過1.5萬家,是全球孵化器數量最多的國家。中國孵化器行業具備哪些優勢?面臨哪些困難?又出現了哪些新的發展趨勢?

              而立與不惑之間:服務要升級了

              什么是孵化器?

              在科技部印發的《科技企業孵化器管理辦法》中,孵化器被定義為“以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培育科技企業和企業家精神為宗旨,提供物理空間、共享設施和專業化服務的科技創業服務機構”。

              這一定義,涵蓋了中國科技企業孵化器“發展高科技、實現產業化”的初心與夢想。

              1987年6月8日,我國第一家科技企業孵化器——武漢東湖新技術創業者中心正式掛牌。1988年,黨中央、國務院批準實施“火炬計劃”,科技企業孵化器作為“火炬計劃”重要內容,開始在中國遍地開花。

              企業孵化器的概念源自美國,全球第一家企業孵化器是1959年在美國紐約出現的貝特維亞工業中心。但中國創業孵化的實踐從誕生之初就有自身鮮明特色——政府指導,專注于高科技產業的培育和發展?萍疾炕鹁娓呒夹g產業開發中心,是中國孵化器行業的指導管理機構。

              孵化器促進了中國創新創業文化的生發。從科技人員下海到留學人員歸國創業,再到互聯網時代草根創業,一批批創業者“騎著自行車進來,開著小汽車出去”,在孵化器里成長為企業家。

              35年來,我國孵化器的數量不斷增長:1987年,2家;1999年,116家;2013年,1468家;2021年,6227家。

              孵化器的服務不斷擴容:早期是證照辦理、政策咨詢、項目申報、物業管理等基礎服務,后來加入了財務、法律、稅務等專業服務,并發展出技術驗證平臺、導師培訓、投融資等各類增值服務。

              孵化載體的類型不斷豐富:孵化器從早期公益類主導走向市場化多元化發展,目前市場化孵化器主體已占近九成,民營孵化器占比超過70%。向孵化前端延伸出服務創業團隊的眾創空間,向孵化后端延伸出助力高成長企業加速發展的加速器,已構建起包含眾創空間、孵化器、加速器,并對接科技園區的全鏈條科技創業孵化生態體系。

              今年,35周歲的中國科技企業孵化器正處于“而立”與“不惑”之間。

              35年,有而立之“立”。

              “科技企業孵化器等創業孵化機構作為雙創的重要基礎設施,近年來蓬勃發展!笨萍疾炕鹁嬷行闹魅钨Z敬敦介紹,截至2021年底,全國科技創業孵化機構超過1.5萬家,其中眾創空間9026家,孵化器6227家,加速器880余家,形成了覆蓋全國95%的縣級以上地區科技型創新創業載體網絡;服務初創科技企業和團隊接近70萬家,在孵企業年總收入達1.24萬億元,帶動創業就業達到498萬人,擁有有效知識產權超過140萬件。

              孵化器行業本身的體量不大,但對社會經濟的貢獻巨大。它以20萬量級的從業人員,帶動了500萬量級的創業就業;它以500多億元的年營收,帶動在孵企業年收入超過萬億元。

              它是培育高科技企業、實現雙創夢想的搖籃。35年來,從孵化器中“畢業”的企業215969家,累計已有6534家公司在境內外掛牌上市,25%的科創板上市企業來自孵化器。

              它是落實國家稅收優惠政策的重要載體。2021年,實際享受稅收優惠的孵化機構數量達到1553家,減免稅金額11.1億元,間接惠及16.4萬家科技創業企業和團隊。

              35年,也有不惑之“惑”。

              進入“十四五”,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要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目標,對孵化器專業孵化能力和服務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

              2021年,全國6227家科技企業孵化器的總收入576.34億元,其中綜合服務153.32億元,僅占26.6%;投資收入35.34億元,僅占6.1%。這說明孵化器行業增值服務能力和投融資服務能力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孵化器作為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創富源”和“就業源”。近幾年,在全球投資放緩和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之下,大量中小微企業遇到困難,也影響到部分孵化器、眾創空間的發展。

              中國社會經濟系統分析研究會副理事長趙剛曾看到,有家孵化器面臨企業退租,一家家小公司搬走了,銘牌還掛在門口。他問這家孵化器老板:“你們能不能不收房租?投資好苗子,未來收益會更大!崩习寤卮穑骸爱斍碍h境下,我也不知道哪家企業能干成!

              趙剛認為,“做孵化器,要培育出好的科技企業和企業家,僅提供物理空間和一般性服務是遠遠不夠的”。疫情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創業企業多為抗風險能力較弱的中小微企業。孵化器想要活下去并活得好,必須幫助企業活下去活得好,必須優化業務方向、增強服務能力、提高專業水平,滿足創業企業和團隊的深層次需求。

              簡而言之,曾為中國高科技企業培育和經濟轉型升級做出重大貢獻的孵化器,本身也到了提高技術含量并轉型升級的關口!

              危險與機遇總是并存,孵化器行業從不缺乏敢為人先的探路者。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一些孵化器發展加速,他們的探索實踐為未來行業的創新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利益共同體:孵化器與VC圈融通

              2015年,上海浦東,創孵行業迎來兩個新入場者。

              這一年,葉森辭職下海,創立了上海創徒科技創業服務有限公司,希望在集成電路和人工智能兩個方向,發現一些優秀的高科技企業,并陪伴其成長。另一邊,作為國內最早的新三板基金投資人之一,孟慶海敏銳洞察到,投資與孵化結合將會撬動更大能量,于是他所創立的麥騰股份在這一年同時發布多只基金,孟慶海從投資老手轉身成為孵化新手。

              彼時,不少孵化器與在孵企業之間的關系若即若離,除了提供辦公空間、工商注冊、政策咨詢等基礎服務外,缺少更深層次的互動。從業者在探尋:孵化器與創業者的理想關系應該是什么樣?

              火炬眾創孵化博物館館長范偉軍給出答案:“水乳交融,相互依存,共同成長!痹谒磥,創業者冒著風險奔赴成長,生死未卜,很難給予陪伴者優厚回報。只有二者的利益和愿景牢牢綁在一起,孵化器才能想方設法幫助和支持企業發展。

              為了和企業實現強綁定,創徒科技和麥騰股份選擇了同一個方向——投資,做企業的合伙人。初創型科技企業最頭疼的莫過于滿世界找錢。他們擁有先進的理念、前沿的技術,但往往因門檻太高、風險太大、時間太久等種種原因遭受冷遇!暗谝煌敖稹背蔀榭萍计髽I早期發展的命門所在。

              孵化意味著耐心。截至目前,創徒科技先后發起三期基金,出資人既包括上海天使引導基金、張江高科等國有大型科技投資機構,也包括華勤通訊等產業界翹楚。在創徒,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出資人在募集之初就要考慮清楚,能否接受10年之久的存續期。創徒科技副總經理付佳告訴記者:“投資人對退出、回報有各自預期,但企業成長需要過程,特別是硬科技領域,我們希望盡可能用長線眼光陪伴企業!

              時間是多頭的朋友。在創徒科技入駐的80多家企業中,90%以上都獲得了風險投資,20%的企業估值達到1億美元以上,其中7家企業估值超10億美元。創徒基金所投項目全部獲得后續多輪投資,涌現出縱目科技、鈦米機器人、芯馳半導體、沐曦集成電路等一批明星企業。今年5月20日,思特威電子在科創板上市,目前還有5家企業正在申報科創板。對此,范偉軍評價:“鮮明的產業方向,清晰的投資邏輯,成熟的篩選項目方式,尤其對優秀商業模式的堅守,充分體現了新生代孵化器的獨特風格!

              孟慶海認為,幫企業解決資金難題的背后,考驗的是孵化器自身鏈接資源的能力。為了確保優質企業“滿血”上陣,麥騰股份自建種子基金、天使基金、加速基金,對科創企業直接投資,累計投資80多家企業,投資總額4.5億元。麥騰還聯合數十家創投機構對科創企業進行評估、投資,基金規模合計超300億元。

              投資有長期性和不確定性,僅僅具備投資屬性的孵化器顯然不足以支撐自身發展。在孵化器行業大浪淘沙的背景下,創徒科技僅用短短幾年就成長為行業明星,麥騰股份也在長三角開發落地了十幾個科創園區,服務著上千家科技企業,并于2017年登陸資本市場,它們的生存密碼是什么?答案是:服務。

              今年二季度,上海疫情嚴峻,小微企業面臨巨大困難。如何幫企業把損失降到最低?麥騰積攢的資源此時派上了用場。作為擁有“上海市科技金融服務站”資質的民營機構,麥騰與多家銀行、擔保機構展開合作,免費為企業提供債權融資服務,同時在線上迅速推出有針對性的貸款產品,助力企業渡過難關。

              敏業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是一家只有13名員工的高科技企業,主營業務是為新能源汽車的電子零部件提供電磁兼容的一站式解決方案,2018年入駐麥騰?偨浝睃S敏超博士介紹,“公司在麥騰推介下從農商銀行獲得了100萬元小微企業貸款,這為我們克服今年二季度的疫情幫了大忙”。

              范偉軍表示,孵化器通過自己的孵化載體和服務,最容易發現優秀的項目和企業,應該是天然的天使投資機構!疤焓雇顿Y+增值服務+專業孵化,已然成為未來孵化器的主流,我們迫切期待孵化人的進步與蛻變!狈秱ボ娬f。

              硬科技底氣:我們是專業的

              如果沒有那次的“雪中送炭”,如今市場估值20多億元的西安奇芯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或許還步履維艱。

              2014年,為了“中國光芯”的夢想,奇芯光電公司成立了。依托中科院西安光機所的技術支持、中科創星和陜西光電子先導院的硬科技孵化平臺,這家初創公司發展順利。2018年,作為中興供應商的奇芯光電受到牽連,危難之際,中科創星追加了1000萬元投資,助奇芯光電渡過難關。

              危急時刻果斷“出手相救”,有賴于專業判斷的底氣。投身科創21年,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陜西光電子先導院執行院長米磊對“硬科技”創業有深刻理解,“硬科技是指光電芯片、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新材料這類難以被復制和模仿的高門檻技術,是一條長周期、大投入的賽道,積累、投入不夠就撤資無異于釜底抽薪。那時追加投資,因為我們判斷它風險可控。后來,奇芯光電項目的投資回報超200倍”。

              在中科創星的投資名單上,像奇芯光電這樣的硬科技企業比比皆是。

              截至目前,中科創星已投資孵化370家硬科技企業,其中150多家為光子和半導體芯片公司。如航天民芯、馭勢科技、中科聞歌等先后入圍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中科微至已于去年10月登陸科創板。

              多年來堅守硬科技投資,米磊有自己的考量,“如果把中國經濟總量比作一棵樹,硬科技就是根,根強樹才穩”。

              將近一半“彈藥”押注光電芯片賽道,卻不涉足消費、互聯網等領域。光學博士米磊說,這是因為術業有專攻,專業領域的投資對專業積累要求更高。中科創星團隊大多具有理工科專業背景,對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都很熟悉,具備天然優勢。比如,目前中科創星大多數投資經理都有科研背景和10年以上的產業經驗。再如,光芯片初創企業制造樣片時需用到測試、封裝等專用設備,一套設備就要5000多萬元。中科創星聯合西科控股共同發起成立了光芯片公共技術平臺,置辦相關設備,建立共享生產線,大大降低了初創企業的創業成本。

              在米磊看來,現在發展質量不高的孵化器,多數緣于缺乏核心競爭力!拔磥,聚焦某一個技術領域或者產業的專業化孵化機構才能走得更遠!

              道理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易。從投下去到第一筆投資有收益,中科創星等了七八年!白龇趸魇前牍姘胧袌龌,收益不高,很多人不愿意做孵化。專業化的孵化平臺,要有專業化人才隊伍,現在專業孵化人才嚴重匱乏!泵桌谡f。

              這與中關村科技園管委會創新創業服務處處長龔維冪的看法不謀而合。龔維冪認為,當前國內孵化器行業有兩個共性問題尤為突出,一是專業化服務水平有待提升,二是高水平孵化服務人才供給不足。

              “孵化服務需要懂技術、懂管理、懂市場、善服務的復合型人才。但是目前孵化服務行業的回報周期較長,短期服務收益不高,對綜合素質較高的青年人才的吸引力不強,人才培養的機制體系不夠完善,導致高水平服務人才緊缺!饼従S冪說。

              什么樣的人才更適合搞孵化?中國技術創業協會副理事長、北京高精尖科技開發院院長汪斌的結論是:功成名就還有愛心的人。比如,一些上市企業的高管就很適合,他們再創業動力不足,體力也不如當年,但可以在相關行業里培育“小苗子”,迎來事業“第二春”。

              “國外很多做孵化器的天使投資人都是創業成功者。而國內有成功經驗的創業導師不足!蓖舯蟠蛄藗比方,如果將初創企業視為“新生兒”,那么孵化專家就是“育兒嫂”。企業早期脆弱易夭折,孵化專家的經驗正是一劑良方。有“育兒嫂”全心呵護,創業者從誕生之初就贏在起跑線上。

              欣慰的是,一些地方已有所行動。

              自2010年開始,在科技部火炬中心的指導下,行業研究組織、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地方行業協會共同開展全國創業孵化人才培訓,截至2021年底,累計培訓384期,參訓學員4.3萬人。

              為加強孵化人才的梯次培養,北京市一方面擴充創業孵化“五路大軍”,注重發掘重點行業知名產業服務專家、具有成果轉化經驗的知名科學家等五類潛在的孵化人才,引導其跨界進入孵化行業和參與建設孵化器;另一方面,鼓勵高校院所、孵化器、投資機構、科技領軍企業等聯合開展創業孵化人才培育,帶動孵化人才隊伍質量整體提升。

              開放型網絡:孵化是資源的對接

              相比“物美價廉”的物理空間,創業追夢者們對資源的渴望更為迫切。

              2019年,北京小眼探索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劉相偉帶領團隊入駐啟迪之星。此前,劉相偉曾在另一家孵化器待了一年,那里房租便宜,但權衡再三,他還是決定放手一搏,“企業發展初期確實缺錢,可從長遠看,后續的資源對接更為關鍵”。

              啟迪之星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的清華創業園,強大的資源對接能力,是劉相偉選擇啟迪之星的重要原因。加入啟迪之星壹計劃不久,小眼探索便獲得了百萬級的微股權投資。2021年,啟迪之星又協助小眼探索完成了由啟迪之星創投領投、水木校友種子基金跟投的千萬級天使輪融資!拔覀円恢睂Wa品研發,其他方面一沒精力二沒人脈三沒資源,有了啟迪之星牽線搭橋,一切就容易多了!眲⑾鄠シQ。

              對北京霍里思特科技有限公司來說,啟迪之星是一個全方位推動企業發展的“加速器”。

              從清華大學走出的霍里思特公司,在啟迪之星組織的一次路演活動中認識了其投資人,很快獲得千萬級天使輪融資,目前已完成上億元A輪融資。此后,在啟迪之星對接下,霍里思特還將生產基地順利落地浙江安吉,擴充和完善了其智能選礦設備的生產線。

              “我們的合伙人都是技術出身,不擅長市場推廣、政府合作,而這些可以求助于啟迪之星!痹诨衾锼继厥紫\營官兼首席科學家童曉蕾看來,“一家好的孵化器應該像企業的參謀或軍師,可以一路陪伴企業成長,隨時給予指導和幫助!

              迄今為止,啟迪之星已投資300多家高科技初創企業,獲得近200億元投資回報。僅2021年,啟迪之星孵化網絡內的企業就收獲融資超70億元。除了投融資服務,啟迪之星還通過小程序匯聚創新資源,實現對企業的精準化服務。其中,僅“服務”平臺內就入駐服務商930家,服務產品1611種,兩年成交訂單2930次,成交額接近1.4億元。

              如今,啟迪之星培育創業企業2萬余家,其中49家企業成功上市,170余家企業入選“專精特新”企業名單,還有近1600家企業入選科技型中小企業。

              尋跡啟迪之星背后的成長密碼,啟迪控股執行總裁、啟迪之星董事長張金生認為,高昂的人工成本和運營成本,使盈利難成為制約孵化載體發展的首要問題,扭轉乾坤的關鍵是資源整合!胺趸鞅举|上還是一個資源整合的平臺,能夠調動的資源越多,回旋余地就越大!睆埥鹕f。

              當前,創新資源不足正成為影響部分孵化器發展的瓶頸。近幾年在創孵行業中,物業租賃、工商代理等一般服務的吸引力逐漸退化,而技術協作、資金籌措等個性化增值服務力度不夠,優秀企業難以得到傾斜式、針對性的孵化,使得部分孵化器對入孵企業的吸引力下降。

              北京創業孵育協會理事長、埃米空間董事長顏振軍博士對此深有體會,“有些人以為做平臺型的公司比做產品或服務的公司要容易,其實恰恰相反。孵化器的一個核心競爭力,就是擁有比別人更多的創業服務資源,具有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有的團隊做單個企業尚且吃力,怎么能做好一個孵化器?”

              做孵化器不僅要對接國內資源,還要擁有國際化視野。打造高水平、國際化的孵化服務平臺,對于鏈接全球高端產業要素、助力區域創新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

              作為科技部火炬中心認定的首批國家級孵化器,啟迪之星已在全球90個城市布局了180個孵化基地。2021年,啟迪之星海外基地共賦能200多家海外科創企業,為500多個項目對接資源。走出國門的啟迪之星不是個例。在上海,具有國際業務的孵化載體比例達到三成以上,海外渠道拓展到美國、英國、德國、以色列、俄羅斯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如2019年12月開園的中以(上海)創新園,盡管受到疫情影響,仍吸引360國際數字安全與生態運營中心、螳螂慧視、以色列AE等60余家企業(項目)成功入駐。

              “經過30多年發展,孵化器內外部環境都發生了變化,創業者的需求也有所改變!痹陬佌褴娍磥,全球化已是大勢所趨,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的國際合作在加強,產業和經濟發展必須依托國際資源、面向全球市場。但是,創業者、中小企業缺乏利用國際創新創業資源的渠道和能力,創業孵化機構之間的交流、合作特別是跨國孵化存在障礙。

              “整體看,目前國內孵化器融入全球創新網絡的程度還需要提高,國外孵化器優質資源的導入也還不夠!鳖佌褴姺Q。

              產業鏈生態:龍頭老大的帶動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對初創企業來說,能獲取市場份額、在產業鏈中占據一席之地,才算站穩了腳跟。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LED生產基地,但幾乎95%的高端光源芯片市場被美德日韓占領,國產企業很難進入這一領域!2017年,懷揣著振興民族制造的夢想,華中科技大學光電學院“80后”博導孫雷蒙和幾個老同學創立了華引芯(武漢)科技有限公司。創業僅兩年,華引芯便發布了全球可量產的最小尺寸Mini LED產品——這是中國高端LED芯片第一次在全球舞臺亮相。孫雷蒙團隊摩拳擦掌,計劃加大出貨量,并啟動新一輪融資。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一切按下暫停鍵。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訂單減少、項目中止、生產停工、融資中斷,一個個難題接踵而至!耙咔橹,最怕的不是資金鏈斷了,而是市場對武漢企業失去信心!蹦鞘菍O雷蒙創業以來最焦灼的時刻。

              轉機發生在當年4月10日,在海創匯“武漢加速”云路演活動中,華引芯獲得戰略投資,從落水掙扎中絕處逢生。

              海創匯緣何“逆行”投資華引芯?這與海爾集團對家電產業的長期積累和長遠判斷密切相關。

              2014年,以白色家電起家的海爾集團決定面向全球創業者,開放自身產業資源和應用場景,搭建一個大中小企業融通創新的加速器平臺——海創匯。這一看似自我顛覆的舉動背后,是行業競爭從單體企業轉向產業生態的格局之變。

              海創匯跳出傳統孵化器模式,立足海爾自身的產業鏈優勢,構建起特色鮮明的加速體系。華引芯的技術創新實力,契合了海爾生態鏈對殺菌消毒的巨大需求。這為海創匯在市場信心備受打擊的疫情之下仍然堅定看好華引芯,提供了產業邏輯和投資定力。

              “即便是大型企業,自身用到的產品、部件也不可能樣樣都做,企業供應鏈上下游的場景恰好為某一細分領域的科技進步提供了市場!痹诤搮R董事長劉長文看來,資金支持只是一個開端,讓“硬科技”實現“軟著陸”是加速器的最大優勢。

              創業之初,華引芯亟需打開廣闊應用空間,快速融入到大企業的產業鏈中。汪斌分析,初創企業面臨產品單一、知名度低及成本過高等不利因素,難以找到種子用戶進行有效推廣!胺趸髯钪匾墓δ苤,就是幫助創業者開拓市場!蓖舯笳f。

              孫雷蒙對此深有體會。他告訴記者:“高端光源芯片研發投資大、風險高,需要經過漫長的時間,在實際應用中反復打磨,海創匯給了我們充足的時間窗口去參與競爭、找到用戶、檢驗產品!

              在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的“最后一公里”,海創匯助推華引芯卡位入鏈,幫助其核心產品融入海爾集團生物醫療、果蔬清洗、冰箱制冷、凈水機等多個領域的殺菌消毒場景。如今,華引芯自主研發的多個核心光器件系列產品成功打破國外壟斷,成為高端半導體光源IDM廠商。借助海創匯的平臺優勢和信任背書,今年4月,華引芯順利完成B輪融資,累計融資數億元。華引芯的估值從2019年底的6000萬元增長至2021年底的8億元,漲幅超過10倍。

              加速器也帶動了龍頭企業創新成本的降低、產品質量的提升。劉長文告訴記者,過去公司生產所需的LED消毒光源模組長期依賴進口,如今突破了外企壟斷,成本從90元降至15元,完全實現了自主可控。

              目前,海創匯加速器平臺已匯聚4000多個創業項目,360余個重點加速項目,A輪成功率達50%,超出行業平均水平;現已孵化出5家上市公司,7家獨角獸企業,102家瞪羚企業,38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海創匯還為海爾集團開辟了新的增長曲線。海創匯目前所管理的基金規模達30億元,年投資回報率約為31%。2021年,海創匯服務收入同比增長30%,利潤同比增長130%,預計今年服務收入同比增長將超過50%。

              百度AI加速器、華為哈勃投資、小米谷倉學院……如今,眾多龍頭企業紛紛布局生態孵化,圍繞自身產業鏈上下游轉化科技成果,打造自己的產業生態。汪斌形象地將這些龍頭企業比喻為“從山頂向下拋繩子的人”。他表示,加速器是大企業的“蓄水池”,是小企業的“救生圈”,大企業要持續保持自身優勢,就需要不斷尋找優秀標的,用資金、品牌、渠道、經驗、資源等優勢,拉著小企業一起成長。

              未來已來,唯變不變

              在采訪調研中,我們看到,目前蓬勃發展的孵化器,都在前述一條或多條路線中做出了探索:投資加孵化,走利益綁定路線;硬科技打底,走專業化路線;資源對接,走開放型路線;市場接入,走產業生態路線。

              這些變化并非偶然,它們全部圍繞一個關鍵字展開——“孵”。資金、技術、資源、市場,都是關系初創企業生死存亡的痛點,解決了這些問題,企業小苗就“活”了,孵化也就成功了!

              “孵化器99%的能力要體現在孵化上!狈秱ボ娬J為,政策在孵化器發展過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必須從政策維度進行推進,引導孵化器提升孵化能力。

              上海張江出臺過一項孵化器績效激勵政策:孵化器每畢業1家企業就能領獎金,企業獎10萬元,孵化器獎5萬元。兌現獎勵時發現,一些看起來規模不太大的新型孵化器,因為專注孵化服務,每年都能畢業5到10家企業。

              孵化器和創業者的關系,很像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企業如流水般成長更替,孵化器才會始終充滿活力和希望。

              如何讓更多孵化器不忘初心,為社會源源不斷孵化出優質科技企業?

              北京在兩年前就做出了探索。

              2020年7月,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印發《北京市科技企業孵化器認定管理辦法》。該辦法順應新技術發展,探索虛擬孵化新模式,不再把物理空間作為必須條件,沒有集聚物理空間但孵化服務成效顯著的虛擬空間在線孵化器也可以被認定;對在孵企業不要求一定注冊在孵化器內,更看重孵化器是否為在孵企業提供了實際服務;對在孵企業獲得投資的比例、孵化器專業服務收入占比等提出了明確要求,主要依賴租金生存的機構不能被認定。

              “我們希望通過政策引導,推動孵化器練就‘硬內功’,向市場化、專業化發展!饼従S冪介紹,該辦法出臺兩年來,開展了兩批次市級科技企業孵化器認定,數量達98家。

              這98家孵化器的孵化成效可圈可點:去年專業服務收入約7億元,占總收入的近40%,新生巢等一批孵化器已經可以主要靠專業服務收入運營發展;上年度新增2億元投入,搭建和提升專業技術服務平臺,為企業提供研發設計、檢測試驗、小試中試等服務3萬余家次;參與設立創投基金總規模近300億元,投資了493家在孵企業;聘請3534名成功企業家、知名投資人、技術專家等作為創業導師;在孵企業3700余家,發明專利1.7萬余件。

              埃米空間新材料孵化器是被認定的98家孵化器之一!罢嬲玫姆趸,抗風險能力很強,疫情對我們有一定影響,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增值服務的能力更強了,對創業者、產業界特別是大企業的黏性更大了!鳖佌褴娊榻B,埃米空間只有20余人的運營團隊,專注于新材料孵化,2021年營業收入超過1000萬元,上市公司成為埃米現金流的一個重要提供方;此外還擁有10個在孵企業的股權,這將成為未來的長遠收益。

              當前,國內外環境發生的深刻復雜變化,給孵化行業發展帶來嚴峻挑戰,也創造了新的發展機遇。

              “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科技創新發展提出的明確要求。把創新鏈和產業鏈有機連接起來,需要把‘創業鏈’這一‘共價鍵’做強做優!辟Z敬敦表示,立足新發展階段,面向未來產業創業,孵化器行業需要做出更多制度創新和安排。要更加聚焦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和轉化應用,大力提升創業孵化載體服務效能,打造“眾創空間-孵化器-加速器-科技園區”全鏈條生態孵化體系,以高質量科技創新創業助推經濟高質量發展。

              站在35年后回望中國孵化器的初心,我們可以看到一條清晰的發展脈絡——“變”。在中國,科技企業孵化器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科技體制改革的先鋒。成果轉化、院所改制、人事制度改革……許多改革舉措都在孵化器中先行先試。

              孵化器自身也在不斷變革中突破成長。以“物理空間”的變化為例:孵化器起步初期,大部分都沒有自己的場地,全國第一家孵化器是借“巢”孵化;上世紀90年代,天津創業中心建造國內第一棟孵化樓,開啟“有巢孵化”時代,后來其先進經驗向全國推廣,對孵化器的認定開始有了物理空間的要求;之后,在各地政府支持下,一幢幢孵化大樓如雨后春筍拔地而起,營造了良好的創業環境。如今,許多孵化器為吸引高端人才和滿足創業者需求,更注重孵化服務的升級,突出“孵”的初衷。

              可以看出,孵化器的經營模式一直勇于革新,隨時代潮流而變;孵化器的服務宗旨一直不忘初心,與創業者同頻共振。

              未來已來,唯變不變。不斷變革的孵化器,正是我們擁抱未來的希望。 (經濟日報記者 佘惠敏 沈 慧 康瓊艷)

            (責任編輯:符仲明)

            【高質量發展產業調研】孵化未來

            2022-09-19 04:50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track id="694ac"></track>
              <menuitem id="694ac"><dfn id="694ac"></dfn></menuitem>
                <track id="694ac"><div id="694ac"></div></track>

                  <track id="694ac"></track>
                1. <tbody id="694ac"></tbody>
                  <track id="694ac"><span id="694ac"></span></track>

                  <bdo id="694ac"></bdo>

                  <bdo id="694ac"><optgroup id="694ac"><dd id="694ac"></dd></optgroup></bdo>
                  <track id="694ac"></track>
                  <track id="694ac"></track>
                  1. <tbody id="694ac"></tbody>

                    <tbody id="694ac"></tbody>
                      <track id="694ac"><span id="694ac"></span></track>